当前位置:首页 » 资助育人 » 

永不止步——孙玲玲

作者:管理员2011/5/23 17:12:432847
    苦和甜来自外界,坚强则来自内心,来自一个人的自我努力
    我来自鄂西北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家里有六口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弟弟和我。在农村,这是常见的家庭结构,但在我家,随着我和弟弟的成长,经济来源却成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问题,因为爸爸的身体一直很差。爸爸的左臂上有两道深深的伤痕,那是两道最早刻在我心田上的沟壑,沟壑里流淌着最恒久的温暖和最持久的动力。
    在我刚开始读小学时,爸爸在小煤矿的一次事故中重伤了左臂,先后动了两次大手术,手术后爸爸左臂便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之后,爸爸妈妈便在家附近打点零工,我和弟弟还小,爷爷奶奶也能下田间劳作,所以家里经济能基本维持住。读初中时,奶奶有高血压,要常年用药,爷爷经常腰酸背疼,二位老人上了年纪,逐渐丧失了劳动力。家中开始入不敷出,我也是在这个时候空前强烈地意识到爸爸妈妈的艰苦辛酸。快中考时,老师让我们以“我不想长大”或“我想快快长大”为题写作文,不少同学都是写的留恋单纯美好的孩提时光而不想长大,我却说自己想快快长大来接过爸爸妈妈肩上的重担。周五晚上我从学校回到家,亮着昏黄灯光的窄小厨房里,妈妈正在做饭,妈妈看到我就红了眼圈,爸爸则轻缓地帮我取下了书包,原来老师往家里打了电话说了作文的事。那个晚上,我感受到小小的厨房充满了他们的意念以及无限的欣慰和希望;后来学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每当读到他说他写作是为了让母亲感到骄傲自豪时,我就会想起那个亮着昏黄灯光的晚上。
    读高中后,家里更拮据了,爸爸妈妈便外出打工,因为文化程度低,总是出了很大的气力却收入甚微,爸爸又因劳累过度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向来刚强的妈妈也有了胃炎。但是就算是现在到了大学,支出更是增加了,他们从没有让我和弟弟因为学费生活费而为难过,也从没有怨天尤人过;想象得到他们的弯腰、他们的喘息、他们的蹒跚,这些会在漆黑的晚上让我默默地泪流不止;尽管他们无言,却让我明白了人要沉得住气,弯得下腰,抬得起头。大一上学期的第一份家教工作,是在紫阳路那边,来回一趟要坐三个小时左右的车;清楚地记得,拿到第一份酬劳的那天是个布满阳光的冬日,暖暖的阳光穿过玻璃车窗照到我脸上,就像儿时爸爸的大手抚着我的小脸,欢欣的泪水顺颊而下,我知道爸爸的女儿终于长大了。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来大学已经快两年了,我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不管做什么,一定要尽力做到更好,要有耐心、信心。有做家教工作,有做勤工助学,但学生的任务终归是学习,想方设法地挤时间是我每天做的事。兼职工作占了一些时间,课前预习和上课听讲就更重要了,课后的复习只能自己挤时间;吃饭经常吃得很快,也难免早起晚睡。记得第一学期有几科考试是上午有家教工作,下午参加考试,期末考试前尽管做了准备但还是紧张,怕因兼职而耽误了课业。第一学年所取得的学习成绩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励,让我更加坚信,只要自己想做得更好,做好学习计划,坚持不懈,就一定会有收获。“汇丰奖学金”也好,“甲等奖学金”也好,“三好学生”也好,荣誉已成为过去,仍要继续前进。
    在校学生会学习部和书画协会秘书部里,虽然担任的是部委的工作,但我从没觉得不同职位的工作有轻重之分,我只知道,属于我的安排给我的工作,我就要把它做得完整周密。在这社团里增长了见识,感受到了社会对我们自主性的要求,学会了自己去分析思考解决问题,敢于提出自己的见解,这都为之后担任班级干部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大二开始担任大班团总支书记,也是一样的工作原则,只要接收到任务,就会尽职尽责地完成。
    爸爸妈妈都是热心善良正直的人,他们更是以这样的品质做目标来教育我的。同学朋友大大小小的事,只要我帮得上忙,一定会义不容辞,我自己不能直接帮着解决,也会求助我认识的人间接地帮忙。从初中住校到现在,基本上都是寝室长,与大家关系都很融洽,大家都说我很热情、很关心人,有舍友评价我像姐姐一样。说话有时有点直,脾气有时又有点急,也有话不小心伤到别人的时候,我都选择坦诚地谈话、真诚地道歉,这样之后,关系就走得更近了。
    大一下学期参加了暑期实践活动,实践活动在武汉、随州、枣阳三地开展,从做策划到最后撰写论文、出成果汇报,大概忙了一个半月。在这个九名大一学生组成的实践队里,我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实践中照顾队友,围绕实践主题写了论文,也成长了很多。
 
    定要寸草心,也报三春晖。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不管在哪儿,都会遇到好人,不管什么时候有困难,都会看到伸过来的援助的手。在这里,我像雨露滋润着的禾苗,,浸满了汁液,葱郁而舒展,旺盛地生长着。学校的助学金让我能更安心地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而非兼职上;同时,也提醒我,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每个人都对这个社会的发展与和谐负有责任。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遇到了援助之手;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更要在他人需要时及时提供援助,将温暖与关怀传遍社会。一进大学,我就加入了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积极地参加捐献军训服装、义务卖报募资等公益活动。
    记得“人民医学家”裘法祖老先生的话——医生不难,做好医生很难,永远做好医生就更难。作为医学生,更是要严于律己,扎实地学好基础知识,熟练地掌握临床技能,为病人减轻痛苦,帮患者摆脱伤痛,以期回报社会。

友情链接: 学生工作部本科生院全国助学网湖北省助学网湖北省教育厅研究生工作部
新生专栏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