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助育人 » 

苏门的天空——邢鹏翔

作者:管理员2011/5/23 17:02:203022
一 个人资料
姓    名:邢鹏翔
学    院:电气工程学院
专    业:电气工程与自动化
籍    贯: 河南 安阳
出生年月: 1990年4月
政治面貌: 中共党员
 二 成长经历
 我生长于太行山区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世代生活着我的祖辈。父亲曾经拥有过自己的辉煌,终因命途多舛归于平静。“有谁从小康坠入困顿的么”,这是鲁迅先生在《呐喊》自序中的一句话,用来描述自己的幼时的成长或许再合适不过了。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缘故,记忆中的家教一直是非常严格的。也曾有过叛逆的时期,但后来慢慢懂得自己不仅仅是在为自己而活。不想去描述自己当时生活的艰辛,但我确然已经一步步走了过来,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尽管自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
 来到大学后,才发现自己以往的生活是多么封闭。那些对其他同学可谓常识的事务于我而言都是那样的陌生。曾满心好奇的问同学什么是百度,也在人行道上拦过公交,因为我不知道有站台。粗鄙浅陋,以及摆脱不了的乡土气息总让自己显得不协调。曾经的踌躇满志刹那间灰飞烟灭了。
 今天,我所以能很平和地讲述自己无知的过去,不为别的,只为自己重新对生活的驾驭。
 
不畏辛劳图自强
高中时,我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打工的学生,每天下课,都要去一个餐馆打杂,收盘子、洗碗,尽管高中生活已经非常忙碌,尽管自己在令人艳羡的重点班,尽管偶尔还会有些人的嘲讽。说实话当时确实很累,但想到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还是像对待学习一样坚持了下来。来到武大,俭学的路在不久的适应之后就开始了。刚开始的我确实像个孩子,天真和单纯,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换个简单的词是有点傻。被骗过、糊弄过,经历了几次劳而不能获的挫折,也越来越变得成熟。
积极热情谱新篇
大学里参加了很多活动,先后担任过院学习部部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会副部、青年发展协会副部、武汉大学勤工助学服务总队副队长等职务,也加入了院辩论队,和上下几届的队友准备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比赛。
 2009年暑假,组织了赴武汉特高压研究基地的暑期实践活动,对我国第一条1000KV特高压交流输电线路晋西南—荆门段的试验母线进行了成本、效益、电磁、绝缘等方面的调研学习,并在武汉的多个住宅小区进行安全用电和防火的宣传,排除消防隐患。2010年,组织参与了赴宜昌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对农村教育和留守儿童的调研活动,形成的实践报告获武汉大学暑期社会实践一等奖。此外,还参与策划了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08级党支部赴贵州的支教活动,在这次支教过程中,失去了我的好友赵小亭同志。
自助助人做奉献
武汉大学服务总队,应该是我大学生活中最浓重的一笔。或许很多同学对她并不了解,因为她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全校八千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助学管理。做迎新志愿者时,负责在梅操的义务咨询,为给刚到的新生答疑解惑,一整天下来嗓子都说哑了。记得当时做10级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去组织人手、督促进展,最后还要一个个的核对,确保每一个符合条件的同学能及时入库,以保证随后的各项资助工作。还有在整理校车免费乘车卡申请的时候,因为学校后勤催的比较急,所以连续三天晚上都要弄到夜里两三点钟。
因为自己从事的学生工作性质的缘故,我认识了很多家庭经济困难的少数民族的同学,尤素福(回族)就是其中一个。很多人觉得少数民族的同学难以交流,但要说的是爱心和真诚可以融化所有的误解和隔阂,以至于后来他都问我说是不是也是少数民族大家庭的。
在办公室里听到最多的一个词莫过“谢谢”了,尽管多是自己不曾相识也未曾晤面的人,但正是这一句句感谢,成为我收获的最大满足。
大一时被选为入党积极分子,从此开始在宿舍楼下的义务值班工作。夏日的燥热,冬日的严寒,都没有因此终止。到预备党员再到转正,经历两个寒暑。当时入党介绍人对我评价时说:知道而且做到了坚守。
点点滴滴化和风
我一直在做我觉得该做的事。武大很大,经常会遇到问路的人,相信很多同学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想,不一样的地方或许是我比较主动,会先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这样其实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让自己先了解学校的地形布局,二来可以让这些人感受到武大人的热情。至于怎样知道一个人是否需要指路,这是从表情和眼神上看出来的,看多了就会懂得。也曾在上课的路上制止了一个正在发生的行窃案件,自己当时采取了“冷处理”的措施,使得那个同学免收了被盗的损失,也避免了直接的冲突。不过小偷跑掉了,后来打印了很多警示牌贴在了学校里,希望能提高大家的警惕,不给小偷下手的机会。
去年寒假回家时,在车上看到一个容颜疲惫的大伯,带着一大堆熟悉的行李,因为和我父亲的多少相似——典型农民工的装备。让座给他,推辞了一下还是坐下了。之后攀谈说家住保定,在武汉打工,回家给儿子操办婚事。大概太累了,过了一会儿大伯就靠着座背睡着了。不忍心打断他的睡眠,所以一直站到了老家,回到家时小腿都有些浮肿。妈妈说我有点傻,我说希望某一天也会有一个人给我的父亲让座。一句话,妈妈哭了。
老家的生活少了城市里的诸多诱惑,除了帮父母做些家务和农活,大部分时间都是帮村里的孩子们辅导功课了。家里是我们那儿第一个走出两个大学生的家庭,所以总会有一些家长带着孩子让我们指导他们学习,小学到高中,数学到英语,还有那些大山之外司空见惯而他们却闻所未闻的世界。寒暑假在家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平淡,也很充实。
三 生活感悟
 去年十一月,室友突然病逝,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那时常常一个人在临时住宿的房间里流泪,好多次,以至于都不敢再说自己很坚强。我承认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压抑自己的感情,不再用消失的泪水标榜自己的坚强,但我是在更加真实的生活。忘不了他妈妈拉着我的手失声痛哭的样子,直击心底的声音就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地活着。生命本身就不全是自己的,除了不可抗的因素,谁都没有全部的权力决定自己的生死。
 曾经对所有的一切都很冷淡,遗世独立、我行我素,感觉那才是强者应该有的气度和风范。只是会变的,家人的有惊无险,好友的生死离别,一次次的震颤逐渐摧毁了曾经的心理围城,没有了视作保护的防备,反而拥有了更多的空间和阳光。从害怕别人走进来,到自己勇敢地走出去,对个人来说确实是改天换地的变革。而世上的亲情友谊、蓝天碧海,没有一个不让我们充满期待和热爱。 
四 曾获荣誉
2009—2010年度国家励志奖学金 武汉大学三好学生
2008—2009年度国 家 奖 学 金 武汉大学三好学生

友情链接: 学生工作部本科生院全国助学网湖北省助学网湖北省教育厅研究生工作部
新生专栏 官方微信